安全管理網

出差時在賓館按摩后猝死,人社局和一審法院不認定工傷,二審法院認定視同工傷

  來源:安全管理網 
評論: 更新日期:2019年09月10日

趙明宇,1968年4月20日出生,生前系惠州富霖貿易公司業務廠長。2016年8月25日,惠州富霖貿易公司派趙明宇至湖北××市、重慶奉節縣洽談黨參收購業務。趙明宇于2016年8月28日到達湖北省恩施市板橋鎮農發林藥種植專業合作社收購黨參,并于2016年9月4日離開該鎮前往重慶市奉節縣××鎮收購黨參。當日20時左右趙明宇入住興隆鎮渝景游賓館。

2016年9月9日9時許,趙明宇打電話叫合作伙伴陳某森去客戶陳某家看黨參,陳某森看完黨參后連同陳某及陳某的弟弟三人到渝景游賓館找趙明宇,到賓館后看到其坐在床上玩手機。后四人在賓館談黨參的價格,并約定次日將陳某的黨參拉到陳某森的工廠加工。洽談約30分鐘后,趙明宇四人離開賓館。趙明宇與陳某森到麻將館打麻將至14時左右。

后趙明宇與陳某森、麻將館老板及其表親一起到飯店吃午飯,在吃飯期間,每人喝了兩瓶啤酒。15時20分許吃完飯后,陳某森到趙明宇在渝景游賓館的房間睡覺,趙明宇自己去打麻將。18時許趙明宇才返回渝景游賓館,回房間后喝了一包藥。18時20分許,趙明宇送陳某森離開賓館后返回房間。20時38分許,趙明宇與第三人林某鳳通電話。20時49分許,趙明宇給夜明珠洗腳城經營者鄒某浩電話,稱其疲勞,需要人到渝景游賓館為其按摩。

后鄒某浩安排員工胡某華前往渝景游賓館為趙明宇按摩。約六七分鐘后,胡某華到達渝景游賓館趙明宇的房間,看到趙明宇洗完澡身著短褲從浴室出來。兩人進行了簡單交談后,胡某華上廁所。十多分鐘后,胡某華從廁所出來見趙明宇躺在床上似打鼾,喊了兩三聲趙明宇,而趙明宇沒有回答。胡某華過去給趙明宇按摩,按了趙明宇手臂和腿部幾下并試圖與其交流,但趙明宇一直沒有反應。

21時14分許,胡某華給鄒某浩打電話匯報情況,并通知了渝景游賓館管理人員。管理人員到趙明宇房間查看后發現情況異常,叫來醫生。醫生檢查后用擔架將趙明宇送到醫院搶救,后經搶救無效死亡。奉節縣××鎮中心衛生院《死亡證明書》顯示“最后診斷:1.急性心肌梗死?2.心源性猝死?”,“死亡日期:2016年9月9日21時53分”。

2016年9月19日,惠州富霖貿易公司向惠州市惠陽區人社局申請工傷認定。2016年11月15日,惠州市惠陽區人社局認定趙明宇死亡事故不屬于工傷,亦不屬視同工傷。

2

一審:按摩并非用人單位指派的任務

惠州富霖貿易公司不服上述決定書,于2017年1月6日向博羅縣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原審法院認為,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五)項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工傷:(五)因工外出期間,由于工作原因受到傷害或者發生事故下落不明的”、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視同工傷:(一)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條第二款:“職工因工外出期間從事與工作或者受用人單位指派外出學習、開會無關的個人活動受到傷害,社會保險行政部門不認定為工傷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的規定,職工在因工外出期間發生事故可否認定為工傷或者視同工傷的要件是在事故發生時,職工是否在從事與工作或者用人單位指派任務相關的活動。

在本案中,趙明宇雖是在因工外出期間突發疾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但從其死亡當天活動軌跡來看,趙明宇在當天上午洽談黨參收購業務后就到麻將館打麻將至中午14時;15時20分許吃完飯后,又去打麻將直到18時許才回到賓館,因感疲勞而自己聯絡當地洗腳城安排員工到賓館其房間進行按摩服務,其突發疾病亦發生在接受按摩服務過程中,故在事故發生時,趙明宇并未在從事與工作或者用人單位指派任務相關的活動,其死亡事故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五)項、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的情形,亦不符合上述規定應當認定工傷或者視同工傷的其他情形。

因此,惠州市惠陽區人社局認定趙明宇死亡事故不屬于工傷,亦不屬視同工傷,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程序合法,適用法律法規正確。

3

二審:因公外出期間死亡系工傷

惠州市富霖貿易有限公司不服,提起上訴。

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是:惠州市惠陽區人社局對趙明宇作出的工傷認定行為是否合法,是否應該撤銷。

本案根據《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第九條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工傷:(一)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五)因公外出期間,由于工作原因受到傷害或者發生事故下落不明的;……。”

第十條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視同工傷:(一)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四十八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第十一條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認定為工傷或者視同工傷:(二)醉酒導致傷亡的;……。”

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五項所規定的“因工外出期間,由于工作原因受到傷害或者發生事故下落不明的”情形和第十五條第一項作出了明確的規定:“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視同工傷。”

同時,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條:“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認定下列情形為‘因工外出期間’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一)職工受用人單位指派或者因工作需要在工作場所以外從事與工作職責有關的活動期間;(二)職工受用人單位指派外出學習或者開會期間;(三)職工因工作需要的其他外出活動期間。職工因工外出期間從事與工作或者受用人單位指派外出學習、開會無關的個人活動受到傷害,社會保險行政部門不認定為工傷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的規定,上述規定結合本案的證據材料和各方當事人的意見,結論是:

一、趙明宇是在因公出差期間死亡,公出差期間沒有違反禁止性的規定;

二、重慶市奉節縣××鎮中心衛生院《死亡證明書》顯示“最后診斷:1.急性心肌梗死2.心源性猝死”;“死亡日期:2016年9月9日21時53分”;醫院的醫學證明載明趙明宇的死亡原因為窒息死亡;

三、重慶市奉節縣公安縣興隆派出所對趙明宇死亡事故所作的相關詢問筆錄,證明公安局派出所對趙明宇死亡事故了解的事故經過,其沒有違法行為。

另外,有收購黨參合作伙伴陳某森等證人證明及趙明宇生前單位上訴人出具的證明。趙明宇是因公外出期間死亡,其死亡原因心源性猝死,急性心肌梗死,窒息死亡。

因此,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趙明宇的死亡符合《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第十條第(一)項應當視同工傷的情形,符合職工受用人單位指派或者因工作需要在工作場所以外從事與工作職責有關的活動期間,合符情理。惠州市惠陽區人社局作出的惠陽人社工傷不予認字[2016]第0336號《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依法應予撤銷。原審認定被上訴人決定合法,判決駁回上訴人惠州市富霖貿易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欠妥,本院應予糾正。

網友評論 more
創想安科網站簡介會員服務廣告服務業務合作提交需求會員中心在線投稿版權聲明友情鏈接聯系我們
©  安全管理網   
運營單位:北京創想安科科技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    E-mail:[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8049709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057號
北京赛车pk10开奖号